一只君瑾

是君瑾
圣空星监狱服刑中
头像=@MoMo兔
绑画是蓼=@用户已注销

【轰出】某个周末的互换身体

再不写点什么我要废了。
互换身体的烂俗梗。短打。
ooc极。轰总我对不起你。
==========
  绿谷出久朦胧的醒来,窗帘透出的光让他明白现在已经时候不早,但他仍想继续赖在床上不愿醒来,但是短暂的意识清明让他看清楚了自己身处何处,那一刻让他瞬间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他看到的并不是他自己的房间。

  绿谷出久蹭的坐起来,睡意顿时消散的一干二净,他警觉的环视了一下四周。

  干净整洁的房间,看起来明显是属于十多岁的少年的,他身上盖着干净柔软的被子,也并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绿谷出久稍稍放下了防备,有些困惑地眨了眨眼睛,在大脑中回忆了一下昨天的事情,貌似也没有发生什么,昨天晚上貌似跟同学出去玩,然后到家后换了套家居服就往床上一躺……

  …所以说为什么到最后会出现在这里……

  不管怎么说还是先起床吧,虽然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绿谷出久把手从柔软的被子里伸出来,那双手干净白皙,骨节分明,指甲修剪的整齐而圆润。

  …但是这些都不是重点。

  绿谷出久分明记得,周末前的一次测试,他因为太过紧张没能好好控制one for all的个性,手明明已经用绷带包扎过了才对。

  难道——?!

  绿谷出久跌跌撞撞的冲进浴室,浴室的镜子里映出少年清秀的脸庞,红白参半的头发,淡然无波的异色眼瞳,修长纤细的身材被裹在宽松的家居服里,绿谷出久伸出手抚上左半边脸醒目的红色痕迹,触感真实。

  …绿谷出久一屁股坐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

  轰焦冻将手举高,镜子里的绿发少年便与他同步高举起绑着绷带的双手。他困惑的皱了皱鼻子,镜子里的绿发少年的鼻便也皱成了一团。他恶劣的揉了揉脸颊,镜子里的绿发少年的脸颊也被挤压成古怪却可爱的形状。他几乎能想象绿谷本人被这样对待时那双浅绿色的眼睛会变得怎样在一瞬间变得湿漉漉的。他想着那个样子便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镜子里的绿谷出久也随之笑得雀斑都跟着抖了抖。

  饶是再怎么觉得难以置信,他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了。他,轰焦冻,与同班同学(兼暗恋对象)(对方本人并不知情此事)绿谷出久,由于某种未知的原因,在某个平凡却又特殊的晚上,交换了身体。

  既然已经发生了那么除了接受也别无选择了(轰焦冻是不会承认他心里还是为这件事的发生有那么一丝开心的)这么一想轰焦冻也就释然了,说起来绿谷应该在他的身体里才对,这么想着轰焦冻翻出绿谷的手机,在其中找到自己的电话号码,并拨通了过去。

——

  “喂,是轰君吗?”

  绿谷听见手机的响声,从浴室慌乱的跑出去,发现外套口袋里发出一片亮光,他取出来划开屏幕看到了自己的脸庞,那是一张他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摄下的照片。他困惑的眨了眨眼睛,但现在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接通电话,绿谷出久慌忙地开口询问,确认对方的身份。

  “嗯。”

  绿谷出久还是第一次跟自己的声音对话,想必对方也没有这个经验,两个人微妙的尴尬了几秒,沉默几乎将空气冻结。

  “绿谷,”终于他听到自己的声音缓慢开口了,“我们出来商量一下怎么解决吧。”

  对方冷静的分析着:“目前我们并不清楚交换身体的原因,还是需要去找比较有经验的人确认一下。”

  “先约在学校门口见面吧,”绿谷出久也渐渐恢复了理智,“虽然是暑假但是应该还有老师,我等下给欧尔麦特打个电话。”

  …然而直到电话挂掉,绿谷出久才想起这个问题。

  他望了望自己身上宽松的家居服。

  …那岂不是…

  要用轰君的身体换衣服?!

  …绿谷出久的脸登时暴红,所有理智崩盘的一干二净,转身直接扑进了被子里。
==========
可能是TBC。
——
害羞什么,小久。晚上你还要用他的身体洗澡呢。(停下)
可能会有后续吧?谁知道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艹羽人彡 快看我写轰出了霜霜你必须夸死我【停】

 
 

评论 ( 14 )
热度 ( 176 )

© 一只君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