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君瑾

感谢相遇
绑画-蓼 @艹羽人彡

【雷安】About kissing

算补档?傻白甜纯糖。

我流雷安。幼驯染幻想。

*

  在安迷修的记忆里,他与雷狮印象深刻的亲吻一共四次。

  第一次纯属偶然。

  安迷修和雷狮从小认识,按理来说应该是像格瑞和金那样两小无猜和谐融洽的幼驯染,可惜两人因为个性背道而驰,从小就是冤家对头,隔三差五就得打上一架,落得个两人都鼻青脸肿。

  恰巧两人幼稚园又是同班,于是凹凸幼儿园就经常能够看到两个一般高的小孩互相瞪眼,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那次雷狮路过安迷修的桌子,不小心碰倒了他桌上的玩具,可怜的小木马刚落到地上就摔成了两瓣,雷狮还没来得及道歉呢(不过他确实没打算那么做)安迷修就张牙舞爪的扑上来了,一下子把雷狮按倒在地,雷狮被这么一搞火气也大了,一个翻身两人就滚在了一块儿。

  两人迅速的扭打成一团,周围的小朋友都吓了一大跳,混乱中安迷修咬了雷狮一口,好家伙,力气不小,疼得雷少爷龇牙咧嘴,连是哪儿都没看清楚就恨恨的咬了回去。

  于是老师推门进来,看见的就是雷狮压在安迷修身上,两人的嘴唇紧贴在一块儿(其实只是雷狮咬住了安迷修的唇)那叫一个难舍难分(雷狮咬的发狠不想松口)老师深深地震惊了。

  屁大点儿就耍流氓。不得了。

  老师拨通了雷狮家长的电话号码。

  第二次是游戏使然。

  转眼间矮矮的小孩儿拔高了,步入了小学的门槛,安迷修怀着愉快的心情走进新班级看到雷狮的脸简直想掉头就走。雷狮到了小学就更叫一个猖狂了,简直凹凸小学扛把子,带着表弟和同班的一个金毛和另一个拖把头组了个雷狮海盗团搞事。

  安迷修对此嗤之以鼻,认为雷狮这厮就是个提前中二病,还什么海盗团,洗洗睡吧你们没有船。

  雷狮:“最后的骑士大人,您也没有马。”

  安迷修:“……………………您妈。”

  是的,安迷修深受骑士道荼毒,论中二程度估计得跟雷狮并列第一,跟雷狮那是五十步笑百步,谁也没资格说谁。

  废话唠多了来说正事,说起真心话大冒险应该没人陌生,那天正是个两节连续自习课的下午,大家都知道丹尼尔老师忙着跟秋老师谈恋爱没空理他们,于是便放肆的聚在一起玩儿纸牌游戏。

  年级第一跳级神童嘉德罗斯是那天输的最惨的一个,多亏雷德跟祖玛拼死了护着脸上才没画上多少乌龟。雷狮前脚还在嘲笑嘉德罗斯脸黑,下一秒非酋就换人了。

  “雷少爷,抽一张吧。”

  他认了命从凯莉手里那一叠纸牌中挑了一张抽出来,在众人簇拥下念出牌上的字。

  “…跟人群中最左边的人嘴对嘴撕纸条?”

  周围的人不约而同的yooooo了一声,风水轮流转啊,还不如画乌龟呢。雷狮四处环视了一下:“人群中最左边的人…嘿,这不就是我自己嘛。”

  他差点要被自己的机智震惊了,但凯莉扫视了一下,手指指向教室最左边的角落,正在做作业的安迷修。

  …雷狮的笑容凝固在脸上。

  安迷修:??????

  安迷修很苦逼,他知道自己运气不咋地,识相的没加入大部队搞事,选择在一边看书沉迷学习。哪知道这脸黑的,躺着也能中一枪,雷少爷你天生克我是吗。而雷狮就更后悔了,这什么玩意儿啊,我以后再也不赌了。

  挣扎是无用的,凯莉给他们裁了张8厘米的纸条,众目睽睽下雷狮叼起纸条向安迷修走去,安迷修视死如归,几乎能看清楚雷狮覆在漂亮紫眸上的睫毛,空气几近停滞,只能听见凯莉拍照片时的快门声。

  而正在两人靠的最近的那一刻,门吱呀一声开了,丹尼尔老师和秋老师站在门口,对教室里所发生的一幕目瞪口呆。

  更不巧的一幕来了,安迷修被这么一声一吓,身子前倾两人隔着薄薄的纸条亲在了一起,安迷修能感受到雷狮嘴唇的温热。完了,我的一世英名啊,全给这个恶党毁了。

  安迷修的心情几乎可以用悲壮来形容了。

  第三次是刻意为之。

  安迷修已经可以坦然的面对新初中班级里雷狮微笑的脸了,大概这就是命吧。他面无表情的把书包放在一边去看新的座位表,却发现自己的名字和雷狮的端端正正的摆在一块儿。

  ——他们是同桌。

  没想到居然也相安无事,也不是小学生了天天打架多没意思,但是该怼的还是要怼的,两人嘴炮还是打的一样的厉害。

  只是在自觉或不自觉间关系倒真的有所改善,雷狮每天一边心安理得的吃着安迷修的早饭一边抄着安迷修的作业一边让安迷修给他打着掩护,而安迷修一边咬牙切齿的骂他恶党,一边告诉他老师来了先把作业藏到书底下。

  日子平淡有序的继续着。

  一切似乎没有什么不一样,却又似乎有什么改变了。

  新的一天刚到学校安迷修就嚷嚷着困,一问原来昨天补小马宝莉补了一晚上,雷狮嘲笑了他两句安迷修眼皮打架都没什么力气回,软趴趴的说了句我要补觉你帮我看着点倒头就睡,雷狮说了句得嘞你雷爸爸记住了,安迷修都懒得回。

  不知道睡了多久,一直没人来叫醒他,迷迷糊糊的也就不知道睡到了什么时候,安迷修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个梦,那个梦不清晰是一片混沌的,但他能够清楚的看见那道紫色的光。

  真好看啊。

  跟雷狮的眼睛一样。

  然后安迷修醒来了,周围的声音渐渐清晰,是收拾东西的窸窣声,还有走廊外传来的脚步声。应该是上午最后一节的体育课吧,居然一睡三节……雷狮那混蛋居然到了体育课也不跟他说一声,可恶,安迷修趴着不想动,直到教室里彻底一片寂静,他才想着爬起来活动活动筋骨。

  而那时他忽然感觉到有人在渐渐靠近。

  他不知道那是谁,但那个名字没来由的在内心深处响起。

  他心中默念着那个名字,甚至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好像只要呼吸的稍微用力一点,这个梦般的世界就会碎掉。

  最终那人将唇落在他的侧脸上。

  仅仅半秒便快速分开。

  “起床啦,安迷修,整个教室就我们俩了。”后脑勺被谁轻轻弹了下,安迷修睁开了眼睛,雷狮的脸映入眼帘,他感受到自己不自觉的露出笑意了来,于是他偏开了头。

  “你怎么这么晚叫我?”

  “让你多睡会儿啊,还不谢谢你爸爸。”

  “去你的。”

  在雷狮看不见的地方,安迷修摸了摸脸颊上被亲过的地方。

  ——切。

  ——不坦诚的混蛋恶党。

  第四次是两厢情愿。

  雷狮过生日向来是大排场,搞得轰轰烈烈,安迷修作为发小也是例行到场。看着同学们不嫌事儿大的拼命给寿星灌酒,雷少爷脸红扑扑的,吵着要唱死了都要爱,拦都拦不住。安迷修一边看戏一边想,別拦啊别拦啊,我还要录屏呢。

  最后散场,作为全场唯一一个本着骑士道精神滴酒未沾的人,互送寿星回家义不容辞。安迷修搀扶着雷狮走在路上,费力的寻找着的士,那群不靠谱的同学早就没影了,连卡米尔都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安迷修甚至怀疑他们串通好了存心搞他事情。雷狮醉了还有心思胡言乱语,在他耳边说个没停。

  安迷修一直没理,雷狮这家伙真重,该说不愧是一八六吗,安迷修一直对自己比雷狮大一岁却比他矮这点耿耿于怀(安迷修晚上了一年幼稚园)雷狮说着说着忽然不说了,安静的夜晚行人很少,这样忽然没人说话反而显得诡异。

  安迷修正疑惑着雷狮怎么忽然安分了,对方又开口了,声音里还带着迷糊的醉意,说话的时候他贴着他的耳朵,撩拨起小小的疙瘩来。

  “…安迷修……”

  安迷修不会承认他听见雷狮喊他名字时心里朦胧的悸动,所以他尽量让声音显得严肃了些。

  “干嘛。”

  “…安迷修。”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安迷修。”

  安迷修不明所以,几乎要发火了,而那时雷狮望向他,漂亮的紫眸里倒映着几乎整片星空,在安静的大街上,明亮的霓虹灯下,他低沉的声音里混合着淡淡的酒香。

  “——接吻吧。”

  “——我以为你他妈只是单纯跟我打个啵!”

  第二天的豪华酒店大床上,安迷修扯着被子愤怒的指控,害他浑身青紫瘫软酸痛的罪魁祸首头也不抬地刷着手机,面无表情扔下一句。

  “那只能说明你太单纯了,到嘴的食物谁会不咬啊,我的骑士?”

  “……这根本不是一个道理!”

  “好吧好吧,看你这么生气。”雷狮把手机放下来,笑容狡黠,“就罚我跟你在一起一辈子怎么样?”

  至于后来的亲吻,已经多的安迷修数都数不清,记都懒得记了。

FIN

【彩蛋】

“所以说你们当时全都是算计好了骗我的吗?”

安迷修崩溃。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大嫂好。”

卡米尔面无表情。

评论 ( 22 )
热度 ( 673 )

© 一只君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