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君瑾

是君瑾
圣空星监狱服刑中
头像=@MoMo兔
绑画是蓼=@用户已注销

【雷安】老师给泡吗(1-5)

年龄操控,15岁雷,22岁安。
欢乐无脑ooc,师生设,纯糖喜剧。
和题目没有一分钱关系。

1
  安迷修刚来凹凸初中实习不到两天,就以与众不同的方式让几乎全校都知道了他的大名。初三A班向来是各位老师唯恐避之不及的问题班级,也就安迷修初生牛犊不怕虎,敢接下这个烫手山芋。其他老师都等着看这个小年轻闹笑话,结果人家倒好,刚到班里第一天就撸起袖子跟学生在走廊里干了一架,从此成为凹凸高中流芳百世的传奇神话——为什么打个架能这么出名呢,因为那学生是雷狮。整个凹凸初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绝对扛把子。学生们都想完了,这下梁子结大了,那个什么老师等着收尸吧。

  为什么大家都奔走相告觉得安迷修必死无疑,而毫不担心学生雷狮会受到处分呢。原因很简单,因为雷狮是雷王公司三少爷,有权有势钱也多,光靠啃老就足够雷少爷挥霍到下辈子。

  所有人都觉得安迷修完了,刚来学校就惹上一屁股麻烦,不死也得脱层皮,解雇这事儿肯定是板上钉钉。指不定以后还得被雷王公司找点儿麻烦,大好年华就这么毁了,惨啊,惨啊。

  ——可惜这是篇雷安cp文。

2
  安迷修望着面前跟雷狮长相有四分相似的中年男人,他端坐在安迷修的对面,拿起茶杯的样子颇有几分贵气。安迷修有点儿紧张,咽了咽口水,毕竟自己对面是生意场上的王牌精英,而且前两天他刚把对方儿子给揍了,现在人家上门了,安迷修敢面对面跟人家讲话已经够有勇气了。

  “你就是雷狮那小子新的老师?”

  安迷修点了点了头,心想坏了,肯定是来找麻烦的。

  “前几天跟他打了一架那个?”

  安迷修想完了,人家找上门来了,事到临头也没法否认,他只好硬着头皮发出一个算是确认的鼻音,刚想开口解释是雷狮违纪在先,对方听到他的答复却激动了,开口居然是一句夸奖。

  “干的真漂亮!小伙子,我欣赏你!”

  安迷修:????????

  这什么剧情发展,作者一看就不是个雷狮粉,他有点儿发懵,直到对面的人给他一通解释后才慢慢搞清楚状况。

  雷狮从小桀骜不驯,唯恐天下不乱,典型的不把世界弄个翻天覆地就不高兴,长大了更是变本加厉,背着家人学了几年散打,等雷家人反应过来不对劲,雷狮已然成了凹凸初中的扛把子。雷家人为此操碎了心,但根本没什么人管的住雷狮,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越走越歪,在社会青年的路上一去不复返。这次安迷修一出手,雷家人震惊了,小伙子真是好样的,大快人心,大快人心。

  “这小子到初三了也不知道收收心,就是欠点儿收拾,”雷父感叹着,“你这次教训的好。我这次来,就是想告诉你,以后他要再违反纪律,你就往死里揍他,揍到听话为止,打死了算我的!”

  安迷修:……

  亲爹啊,真是亲爹,安迷修感叹。

  所以安迷修奇迹般免除了被开除的厄运,甚至涨了两倍实习月薪,然后成功做了雷狮班级的班主任,担起了让雷狮改邪归正的大任。

 
3
  安迷修敲敲雷狮的桌子,好看的眉头皱了皱,桌上趴着的人动了动,只是换了个姿势继续睡得美滋滋。安迷修不悦,手上的语文书啪的拍在雷狮脑袋上,雷狮这才转醒,有些恼的看着安迷修,后者坦荡的笑了,冲他耸耸肩。

  “这才第一节课,昨晚干什么去了?”

  雷狮哼了一声,毫不避讳:“和朋友撸串到凌晨两点,然后打了一通宵游戏。”

  安迷修恨铁不成钢:“你身为一个初中学生,作息还没有我一个成年人规律。以后给我十一点前睡觉,现在站着上课,下次再发现你上课睡觉,直接到教室外面去。”

  要是雷狮有这么听话,他就不是雷狮了。果然,雷狮眉毛一挑:“你说什么?”

  “我让你站着上课。”安迷修毫不客气。

  雷狮想真是笑话,敢让我站着上课,我非得让你跪着上课不可。他眼睛一眯站起身来,一米八几的身高给仅仅一米七九的安迷修浓重的压迫感,安迷修毫不客气的瞪回去,心里却在嘀咕这小子吃激素长大的吗,一初中生长这么高,训起来显得自己这老师一点儿架势都没有。

  结果是两个人又打了一架。

  雷狮再怎么说也是个初中生,安迷修比他多吃的那几年饭不是白吃的,很快他的双手就被安迷修反剪在身后,一双紫眸恨恨的瞪着安迷修,后者回以温和有礼的招牌笑容。

  “好好上课。”

  然后安迷修松开手。

4
  “气死我了,真的是气死我了。”

  雷狮狠狠咬下烧烤串上还滴着油的羊肉,坐在他对面的嘉德罗斯继续打着游戏头也没抬:“怎么了,谁敢惹你雷少爷?”

  “我们那个新来的实习老师,叫什么安迷修,”雷狮恨恨的磨牙,“看着挺温和的软柿子,哪知道这么能打。”

  “哟,”嘉德罗斯这才放下了手机,抬起头看向他,眼里的幸灾乐祸大过于关心,“怎么,你跟他打了一架?”

  “不止一架,”雷狮摇摇手指头,“我们结下的梁子大着呢。”

  “谁赢?”

  “…他。……再笑揍你!”雷狮挥了挥拳头,“等下次我堵他回家路上,把他装进麻袋带上一群人,教教这小子怎么做人。”
 
  嘉德罗斯已经笑得起不来了:“可以啊,真没想到真有人敢揍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啊,这事儿你爸知道吗?”

  “我爸?他巴不得有人来治我,你还指望他能帮我收拾那老师不成,不帮他呐喊助威让他多揍我点儿就不错了。”雷狮撇了撇嘴,“我甚至怀疑我爸已经这样做了,不然那个安迷修怎么这么嚣张。”

  嘉德罗斯感慨万千:“真没想到这么多年,你雷少爷也会有栽了的一天,我倒想会会那个什么安老师,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厉害得能压住你这个为非作歹了这么多年的妖孽。”

  “去你的,怎么说话呢,到底站哪边,”雷狮说,“算了,不跟小学生吵架。”

  嘉德罗斯一听就不乐意了,他最讨厌别人说他小学生(虽然这是事实)“我要是想跳级,现在高中都上完了。”
 
  “行行行,神童你厉害。”雷狮挥挥手,“再来一瓶啤酒!”

5
  安迷修一看到雷狮就知道他昨天左耳进右耳出,自己讲的话简直像个屁,他冷着脸看着雷狮的黑眼圈,后者冲他露出一个痞气的笑,挑衅意味呼之欲出。

  “安老师,别这种眼神啊。”雷狮打了个哈欠,“我今天可比昨天有进步多了,我昨晚撸完串,没打游戏就睡了。比前天多睡了三小时。”

  “雷狮,我们来打个赌吧。”

  雷狮眯了眯眼睛,为安迷修的突然而感到有些震惊,他挑挑眉,最终还是屈服于好奇:“什么赌?”

  “如果你一模考到了全班第一,我答应你一个要求。”

  雷狮的眼睛亮起来:“随便什么?”

  “随便什么。”

  明明两个人在正常的对话,脸上甚至还挂着那么一丝诡异的笑容,初三A班的同学却觉得,这是一场战场上的对话和较量。

——
  艰难的产出。再不写点什么我就真成咸鱼了。
  写的很痛苦,拖拖拉拉磨蹭了三天,效果依然很槽心,5过渡的很生硬。大概意思懂就成。
 

评论 ( 13 )
热度 ( 457 )

© 一只君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