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君瑾

是君瑾
圣空星监狱服刑中
头像=@MoMo兔
绑画是蓼=@用户已注销

【瑞嘉】小孩子过生日了

嘉德罗斯生日贺文。
前作〈小孩子这种东西〉
戳作者头像翻到底就是了。
提前半小时祝我的宝贝生日快乐=3=
——
  高三的格瑞,大好的暑假时光被不负责任的损友雷狮带来的远房亲戚,一个与众不同的九岁小孩儿毁的一干二净,格瑞本人的内心毫无波动【假的】天天在头发快被愁白了和头发已经是白的了间挣扎,而今天是前文提到的小孩儿,嘉德罗斯的生日,而格瑞正在超市里选购生日蛋糕的原料。

  嘉德罗斯喜欢高热量食物,咔擦咔擦就能在看电视的间隙间干掉一大包。也许这正是他直到现在脸上还没脱去婴儿肥的原因,软绵绵的包子脸,格瑞总是会有戳一戳的冲动。有时候嘉德罗斯躺在沙发上打游戏,格瑞公寓的沙发很短(因为他一直是一个人住)于是他只能枕在格瑞的大腿上,格瑞有时候看他打游戏打的认真,脸鼓鼓的,会忍不住去捏那么一把,嘉德罗斯则会嚷嚷着叫他别乱动啦,用威胁的语气说如果害我这把输了就算你是格瑞也是饶不了你的。

  ——既然那么喜欢高热量食品,那么就给他做个巧克力蛋糕吧。

  从小格瑞父母在家的时间就不多,经常是飞往国外一去就是大半年,直到年底回来匆匆吃了年夜饭就又不知道到哪儿去了。尽管家里的钱足够为他请上一屋子的阿姨,格瑞却因为性格冷淡不擅与人交往不喜欢家里出现不相干的人为由而拒绝了父母。在格瑞心目中,父母最大的意义就是给予了他生命,但他们并没有给予他应有的母爱与父爱。格瑞感激他们几乎没有的教育与不算尽心的抚养,但说实话,格瑞对他们的尊敬大过于爱。
 
  在小时候,格瑞还可以到幼儿园起就是同班的金家蹭饭,后来秋去追求人生理想变相失踪金又是个幼稚的生活白痴,格瑞只好自力更生,他对于任何事情都很有天赋,做饭更是不在话下,在九岁时(嘉德罗斯你看看人家九岁的时候在做什么)就可以凭着手艺养活自己顺带养活一个发小金,格瑞也是挺不容易。

  雷狮今天良心大发把嘉德罗斯接去他们那儿一个下午——不过格瑞觉得雷狮那家伙应该没那么好心,八成是他那善良的骑士道男朋友,听说雷狮的远房亲戚十岁生日,以晚上分房睡为要挟逼他把嘉德罗斯带过去好好交流交流。不过嘉德罗斯现在应该已经气的雷狮恨不得暴揍他一顿了吧?以他全世界都是渣渣的蜜汁优越感和不符合年龄的危险思想,指不定安迷修现在都快被他气到拔剑了。

  不过嘉德罗斯父母也是蛮冷血,自己孩子生日居然也没半点儿表示,嘉德罗斯呆在自己这儿这么久连个电话都没有,格瑞十分怀疑这孩子亲生的可能性,甚至觉得他说的人造人理论有几分可信。

  不过他又何尝不是这样呢,多少次孤身一人在昏暗的房间里等待自己又大一岁,连生日蛋糕都没有,只能裹着被子在空旷的房间里自己对自己说生日快乐。后来他好歹有个金,在他生日时吵吵嚷嚷着陪他一起切开蛋糕——嘉德罗斯的性格应该交不到什么朋友吧?非要说的话格瑞从小也就金这么一个玩得好的,他性格冷淡向来孤身一人,自从金上高中与凯莉坠入爱河与他在一块儿的时间少了后就更成为了独行侠,不过家里有了那么个小孩儿后,的确很少感受到孤独了。或许雷狮的不负责任对他来说还是个好事也说不定。

  格瑞的思绪胡乱飘着,排队的队伍已经到了他,他把钱付了,提着一大包东西回到了家,然后开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他将鸡蛋在碗边儿磕了磕,蛋清蛋白被各自分离到不同的碗。打蛋器将蛋清彻底打发成白色,加入适量的糖,又在蛋黄里倒入黄油,将打的发泡的蛋清和蛋黄混合,又筛入可可粉和面粉,在一切准备工作继续后,格瑞终于将最后的成品塞进了烤箱。

  而那时他终于有机会打开微信,也总算看到了雷狮六十多条的狂轰滥炸,意料之中对方已经被嘉德罗斯狂的受不了了,甚至还说出了很佩服格瑞自制力强大没把嘉德罗斯揍死。格瑞很想吐槽雷狮在这方面根本没资格讲人家。最后格瑞看到雷狮撂下一句他晚上还要跟安迷修二人世界,六点半把嘉德罗斯送过来。格瑞抬头望了眼钟,离六点还差十几分钟。

  他打开手机定了肯X基的外卖,寻思着光吃垃圾食品嘉德罗斯肯定长不高,又进了厨房捣鼓蛋包饭,正在他在做好的蛋包饭上用番茄酱写生日快乐的时候,外卖小哥也已经按响了门铃。

  格瑞被一惊不自觉的在最后画了个小小的心,他叹了口气不准备再做些什么,去门口取了外卖,将他们放在餐桌上,一切准备就绪,只差那个金发金眸的人。

  而也在那时,他听见了雷狮跑车嚣张的声音。

  他下了楼,正巧碰到嘉德罗斯刚从车上下来,他像往常一样戴着那条金黄的围巾,看见格瑞时眼睛亮了亮又恢复如初,他看都没看雷狮一眼,就向格瑞拔腿走过来。

  “没礼貌,再见都没一句。”雷狮哼了一声,向格瑞挥了挥手眨眨眼睛表示,小孩儿我给你送到了,我跟安迷修烛光晚餐去了,格瑞冲他微不可见地撇撇嘴,意思是拜拜了您嘞,你个就知道男朋友的死基佬。

  “雷狮和他男朋友真讨厌。”嘉德罗斯闷闷的说,“秀了一天的恩爱。他那男朋友看着挺不错一人,结果也是个渣渣。送了我个小马宝莉的挂件。这种动画,我两岁就不看了。”

  格瑞忍不住笑了:“那雷狮送了你什么?”

  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能有什么?海盗船的小型模型,所以我说他们俩有病。”

  嘉德罗斯一边跟格瑞继续吐槽着雷狮资本主义的可恨,一边被他领着上楼,终于到了家门口,钥匙插进锁孔中旋转开,映入眼帘的是堆的满满当当的餐桌,餐厅的灯开着,是温暖的橘黄色,将桌上摆着的蛋糕渲染成更加温柔的色彩。

  格瑞偏过头看见嘉德罗斯瞪大了眼睛。

  “十岁生日快乐。”

  格瑞对他说,他的声音很轻,是从未有过的柔和,嘉德罗斯忍不住笑了,但他又觉得这个时候笑不太好,于是他憋了憋笑,将围巾摘下来扔到沙发上,闷闷的说。

  “…是被制造出来十年快乐。”

  “…嗯。”你中二你任性行吧行吧。

  吃了蛋包饭啃了汉堡,可乐已经喝到了底,一点儿都吸不上来了,蛋糕直到两个人再也吃不下才放下叉子,望着还剩下一大半的蛋糕,嘉德罗斯打了个饱嗝,他望了望格瑞,忽然说。

  “格瑞你蹲下来。”

  “???为什么?”

  这么说着格瑞还是蹲下身去,正视着嘉德罗斯,打量着属于他的小孩子。嘉德罗斯一向喜欢带着围巾,将大半张脸遮去,可能是为了遮掉包子脸上的肉,也可能是为了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而他刚刚进门的时候罕见的摘掉了围巾,格瑞可以看清楚他闪烁着蜡烛火光的眼睛。

  呼吸在此刻几近停滞。

  嘉德罗斯靠的是那样近,近到下一秒就可以吻上格瑞的侧脸。

  糟糕,这个想法,不妙,不妙。

  嘉德罗斯开口了,他向他凑过来,似乎想要捧起他的脸,格瑞几乎要闭上眼睛了,而正在此时此刻,嘉德罗斯——

  抹了他一脸的奶油。

  “……”

  格瑞决定替天行道,这小孩儿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FIN。

——
小备注。
  我没有做过蛋糕,所以做法是瞎编的。
  bug很多,太赶了来不及改,请尽情捉虫!!
危险发言。
  嘉嘉十岁生日快乐!!年龄终于两位数了日起来少了很多罪恶感【你在说什么】
  小男孩万岁!!我喜欢他!!

 

评论 ( 8 )
热度 ( 97 )

© 一只君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