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君瑾

是君瑾
圣空星监狱服刑中
头像=@MoMo兔
绑画是蓼=@用户已注销

【雷安】老师给泡吗(6-10)

安老师攻略不良少年雷某的故事。
年龄操作。15岁雷,22岁安。
欢乐无脑ooc。当笑话看就好啦。

6
  等嘉德罗斯洗完头,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他擦着头发上未干的水珠,按亮了手机屏幕,意外的没有发现雷狮像往常一样轰炸他的几十条微信,困惑的皱了皱眉头(通常在这个时候雷狮会叫他出去撸串,如果嘉德罗斯拒绝甚至还会找上门来)思来想去,嘉德罗斯拨通了雷狮的号码。

  “喂?”

  “今天怎么没叫我出去?”嘉德罗斯抓了个苹果咔擦咔擦的啃,“你回家路上被车撞了,现在躺在医院?”

  “去你的,能不能说点儿好的。”雷狮打了个哈欠,“我在写作业呢,那个死安迷修,罚我抄课文,我抄了一个半小时,还剩一大半。”

  “…不得了,写作业,你撞坏脑子了。”

  “怎么说话呢!”雷狮不满,然后一五一十把自己跟安迷修打赌的事情说了,嘉德罗斯一边吃着苹果一边感叹真是一段孽缘,等雷狮讲完,嘉德罗斯慢吞吞的开口。

  “所以,你这是准备好好学习,然后搞死你那个实习老师?”

  “当然,”雷狮信誓旦旦,“我都想好了,你说我是让他进女生宿舍偷内裤呢,还是在报告厅大喊雷狮是我爸爸?有了有了,不如还是脱光了在操场裸奔吧?!”

  “…得罪你可真是惨啊,蛇蝎心肠,蛇蝎心肠。不过我说,你怎么就这么有自信呢。”嘉德罗斯说,“你从初一开始认真考过几次试,又认真听过几次课?据我所知,一模可是最难的,你们班可不是什么差班,你忘了那个银爵?坐你们班角落那个,他成绩可是年级第三,智商就比我和格瑞差那么一点儿。你要考全班第一,难度挺高。”

  “什么叫就比你跟格瑞差那么一点儿?别仗着你智商二百五就在这儿瞎放话,你觉得我的智商比你和你那个冰块脸低很多吗?”雷狮一听就不乐意地嚷嚷开了,“我还就不信了,谁考的过认真起来的本大爷?谁敢考的比我高,我直接一锤……”

  “你这已经是暴力威胁了,”嘉德罗斯哼了一声,“好吧好吧,您继续挑灯苦战,我睡觉去了,好不容易等来一个不用被你拖着出去的晚上,我才不继续浪费生命跟你瞎唠嗑呢。我怀疑我长不高就是你天天拉我撸串给害的…好了好了不说了,拜。”

  雷狮还没来得及讲话电话就给挂了,他气呼呼的把准备说出来的那句拜拜咽了回去,心想嘉德罗斯你这小屁孩居然主动挂本大爷电话,胆子挺肥,要不是我现在忙着为以后搞死安迷修的计划努力,我早就冲到你家欺负未成年(你自己也是)去了。那个安迷修也真烦,全班第一就全班第一,还不准旷课,接到一个老师的投诉(?)就前功尽弃通通不算,真把自己当儿子管着呢,呸。本大爷就等着看你裸奔的时候,还有没有这么嚣张。

  雷狮想着笔尖一转,落在纸上写了一个安迷修王八蛋,然后故意少抄了几段,想着估计他也不会认真看,随便潦草的抄了几段就合上了本子,打着哈欠书包也没收就往床上一躺,疲惫的陷入了梦乡。

  他低估了安老师的认真程度。

7
  组长在收到雷狮一本不落的作业时几乎要痛哭流涕了,不得了,扛把子都改邪归正好好学习了,这实习老师真是了不起。

  然而刚下第二节课安迷修就过来把雷狮带走了,雷狮刚进办公室,安迷修就把他罚抄的本子扔在他面前,雷狮翻开,发现那句安迷修王八蛋被人用红笔圈了起来。

  雷狮自觉心虚,讲话的声音都没什么底气,他想了想决定知趣点儿避重就轻:“…老师,你眼神儿不错啊。”
“谢谢夸奖,”安迷修哼了一声,“不仅如此,我还看出来你少抄了六段,共计一千九百多个字,给我翻倍重抄。还有,写后两段的时候你是不是尿急,你看看这字,你自己认得出来吗?!”

  雷狮想说我能给你抄了就不错了,别给我蹬鼻子上脸,换别的老师敢让我罚抄我先让他把书给吃了。可安迷修眼神认真,雷狮怕自己一开口一个没控制好语气,安迷修就能扑上来跟他干架。雷狮是不怕打架,可是再怎么说终归他力气也没安迷修这练过的(?)大,万一再被制住了,办公室那么多别的老师,他还是要面子的。
  于是他只好恨恨的应了一声,夺过了安迷修手里的本子,牙缝里挤出一个我知道了,然后拔腿就走。

  安迷修。

  他默念着这个名字,差点没把牙给咬碎了。

8
  雷狮依然在为着能让安迷修裸奔的伟大计划而努力着,但是事实是事态开始向朝他不利的方向发展着。

  雷狮咬着笔,望着自己一塌糊涂的英语题和一笔没动的历史练习册,一贯是一帆风顺的人生中头一次感到绝望,他愤恨的扔了笔,倒在床上思考人生。

  雷狮数学基础好,物理化学这方面理解又快,看看书背背公式厚着脸皮问问老师(?),过了两天练习册上就是全优。可他初一起就没怎么认真听过课,初三了听英语课对语法更是一头雾水,又不太愿意背单词,词汇量少的一比,只知道跟阅读理解大眼瞪小眼。政治还能啃啃书勉强过关,一看到历史雷狮觉得自己头都是大的。

  嘉德罗斯最近忙着攻略(?)他那个冰山老师格瑞,据说是听了雷狮和安迷修的故事,突发奇想也缠着格瑞打了个赌,赌的是什么雷狮不知道,反正自那以后嘉德罗斯就开始闭关学习,手机都不怎么开,雷狮也不好总问他,于是就只能看着自己的英语和历史一天比一天的差。

  历史知识点不太集中,问起来不好问,况且听说那个历史老师雷德正在追个人,每天一下课就不见了人影。至于为什么不去问英语……因为安迷修就是英语老师。

  雷狮本来就对英语兴趣不高,再加上他看着安迷修心里就恨得牙痒痒,心里一团无名火,这哪儿能学的下去呢,更别提想学的好了。

  雷狮想,完了,我的伟大计划估计得泡汤了。

9
  安迷修将作业本翻过一面,红笔落在纸上又打了好几个圈,他叹了口气翻到封面,雷狮两个字得意洋洋的在姓名栏冲他张牙舞爪。
 
  “雷狮放学后留下来补习。”

  所以当今天的课程结束时,安迷修把书和教案并合在一起,用底部磕了磕讲台,声音平淡如水。

  台下的雷狮本来昏昏欲睡,朦胧间听见这么一句瞬间清醒蹭的站了起来,全班的目光登时集中在他的身上,雷狮有点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来了一句。

  “我今天下午有事。”

  安迷修晃晃手机:“别给我撒谎,我问过你家长了。”

  “……好吧。”

  雷狮愤愤的坐了下去。

  安迷修满意的点了点头,夹起书走到门口,忽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雷狮,脸上露出一个无辜的笑,翠色的眸子亮亮的。

  “——其实我没问。”

  然后他离开。

  雷狮目瞪口呆,妈的安迷修,你们老师心都脏。

10
  雷狮百无聊赖的坐在座位上等待着,值日生已经走光了,他简直怀疑自己要被安迷修放了鸽子。正在他准备一走了之的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安迷修匆匆忙忙的跑进来,他没有像往常那样穿着白衬衫,一丝不苟的把领带系得规规矩矩,而是松松垮垮的套着一件印着卡通人物的T恤,纤细白皙的小臂露出来,斜背着一个帆布的包。这副随意的装扮让安迷修在雷狮的眼里变得少见的讨喜了些,但对方的迟到还是让他觉得不爽。

  “抱歉,我迟到了!午睡睡过头了。”安迷修走过来,喘着气说,雷狮看见他脸上的凉席印子,便知道他没有撒谎。在二十一世纪居然还有二十多岁的人会午睡吗?

  “我巴不得你不要来呢,那样我就可以去传播安老师提出给学生补习自己却迟到了。快点儿讲吧,讲完我才好早点回去。”

  雷狮翘着腿,估计安迷修觉得自己迟到有点儿理亏,就没理他的嘴炮。他看着安迷修把包放在他左边的位置上,拉开凳子坐下来,从包里掏出英语课本和草稿纸,安迷修看了他一眼说你把书拿出来,雷狮一摊开书大片大片的空白就让安迷修皱了眉,他说你到底听了几堂课,雷狮哼了一声说你上的课我能听几节,安迷修说你就这么讨厌我,雷狮说是,安迷修说那你丫的还不好好学习争取把这个赌赢了。

  雷狮说那你帮我补习干嘛,照这个理你不是得希望我成绩越差越好吗,安迷修沉思了会儿说好像也是,但是——

  “这不是我的出发点呀,”棕发绿眼的老师眨了眨眼睛,“我又不是故意为了让你难看跟你打赌的,我就想让你好好学习改邪归正,别到你二十多岁了追悔莫及。”

  雷狮愣了一愣,然后用他一贯的语气说得了,你不如直接说句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就别在这给我打嘴炮瞎放什么毒鸡汤了,快点讲吧。

  于是安迷修转了转笔,把英语书翻到了第一面。

——
嘉:为什么你天天就知道带我去撸串?
雷:因为帕洛斯跟佩利跟我不在一个学校,卡米尔年纪又太小。
嘉:哦。所以你他妈根本没考虑过我年纪是比你弟弟要小的吗?【微笑。JPG】
——
天知道嘉和雷怎么认识的。臭味相投以至于超越了代沟一起搞事()

评论 ( 3 )
热度 ( 368 )

© 一只君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