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君瑾

是君瑾
圣空星监狱服刑中
头像=@MoMo兔
绑画是蓼=@用户已注销

【雷安】老师给泡吗(11-15)

欢乐无脑ooc。是傻白甜啊。
我终于写到我写这篇的初衷部分了。

11
  安迷修的讲课方法很特别,经他一梳理再复杂的语法都显得简单易懂,拆分单词的做法也别具一格。敢逼着雷狮做笔记的老师估计世界上也就他一个,不一会儿雷狮刚才还一片空白的书上就布满了红笔写的批注。他撑着脸在安迷修的絮叨下不耐烦的写着,窗户开着,明明是夏天,扑在脸上的风却是凉的。

  “呀,天都黑了。”安迷修看了看窗外,从包里掏出一张印着英语题目的纸,“你把这些题做了就回家。”
 
  “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答应让你给我补习。”那不过是几道选择题,雷狮三两下搞定,将它推了过去。

  “等你考完试再傲气也不迟。”安迷修伸了个懒腰,拿起雷狮做的题目看了看,满意的用红笔打上一个大大的勾,“今天就到这里吧,明天也记得留下来,下周四英语测验,考不上九十分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模完了看谁收拾谁。”雷狮哼了一声,抓起书包。

  “这才刚讲多久就蹬鼻子上脸了,自信的很啊,”安迷修打了个哈欠,“你基础不错,要是不搞那些乱七八糟的能混个年级前五也说不定。”

  “切,”雷狮哼了一声,“本大爷要是想考,年级第一都是小菜一碟。到时候你就等着给我磕头吧。”

  “那就凭实力来跟我讲话好了。”安迷修将书整了整塞进帆布包里,抬起头望向他,昏暗中他翠色的眸转了转,最后定格成晶亮的一点。

  “一块儿吃饭?”

  雷狮顿了顿,似乎没想到安迷修会这么说,他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面前的老师,他正在一脸自然的将帆布的包像来的时候一样背上了身,看着神色古怪的雷狮眼睛困惑的眨了眨。

  “你请吗?”

  最终雷狮说,伴随着露出牙齿的坏笑。

12
  雷狮从没想过有生之年他能和一个老师坐在大排档里吃饭,这个老师还是他前阵子恨得牙痒痒的安迷修。他想着不自觉的笑了,挥手想让老板拿两瓶啤酒,手却被别人按住了,他不满的抬起头。
 
  安迷修说够了,你一个初中生喝什么啤酒。雷狮说开玩笑,我喝过的啤酒瓶子攒一起能把你埋了。

  安迷修没心思跟他乐呵,叹着气说你一个中学生是怎么做到私生活这么紊乱的,雷狮一听就不乐意了,说我不过喝喝酒撸撸串,你这个事儿逼怎么一张嘴老停不下来呢。

  安迷修说我初中的时候可是一心好好学习,哪儿像你,年纪轻轻就在外花天酒地,我要是你爸早就把你揍得脱了层皮。雷狮说难怪你长大了活得这么没趣,还有你再给本大爷讲一遍,谁是谁爸爸?

  安迷修说得了,一模考好了再来跟我拽,雷狮说你能不能不提学习,安迷修说好啊,你想聊点什么轻松的话题。

  七点多的大排档恰好是最忙碌的,在等待菜来的间隙,雷狮知道了安迷修从小父母双亡,被他的师傅收养后就开始受骑士道荼毒,还被教导了一身好功夫,雷狮想难怪我打遍天下无敌手都干不过你这小子,原来是有高人相助。

  但安迷修又说在高中时他师傅也死了,他只能一边打工一边学习,有时候刚下课就得往兼职的地方跑,没什么时间只能整天整天的熬夜努力,终于如愿考上了他的第一志愿。

  “可以啊,鸡汤啊,”雷狮灌了一口安迷修刚才拿过来的雪碧,饮料凉凉的划过舌尖,“所以,你是想借此教育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以后才能走上人生巅峰?”

  “差不多是这个理…不过怎么什么话一经你讲出来都这么奇怪呢。”安迷修咕哝一声,也正在这时老板端上了菜,两个早饥肠辘辘了的人也顾不上继续聊天,拿起筷子开始大快朵颐。

  最后他们站在路口,准备分别,雷狮忽然想到什么,转过头去冲安迷修挑一挑眉:“你就电话也不给我家长打个?万一他们以为我被什么人拐卖了怎么办?”

  “谁敢拐卖你啊,”安迷修头都不抬,只是嘴角忍不住弧度上扬,露出了一个狡黠的笑,“我早打过电话了,那个时候就已经跟他们说了你晚上跟我吃饭。”
 
  “什么时候?”雷狮奇怪。

  “在我跟你说下午补习的时候。”

  雷狮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

  “你们老师心都脏!”

13
  那天过后雷狮与安迷修在一块儿的时间渐渐多了起来,虽然不能说是关系好,但雷狮对安迷修的敌意的确减弱了些。天气热起来了后雷狮就会借着问题目的名义去安迷修办公室蹭空调,到后面干脆连问题目的幌子也不打了,心安理得,正大光明。
 
  安迷修说我就不该对你那么好,导致你现在一天比一天放肆,总有一天爬到我头上来。雷狮说我不是一直在你头上吗,再说了你什么时候对我好过,你昨天还给我布了四大张英语题呢。

  初三了体育抓得紧,学校特意为他们准备了体育的长跑小测验,一千米让其他学生叫苦连天,对于雷狮来说,却自然是入不了眼。他甚至连准备运动都没做,随着一声口哨,跟全班同学一块儿像离弦的箭一样飞了出去。

  安迷修作为班主任站在一边观看,雷狮毫无悬念的遥遥领先,安迷修看着他卖力的样子忍不住笑了,雷狮这家伙干嘛拼的像喜欢的女孩子在看他跑步似的,跑慢点又不会掉块肉,净想着出风头,也难怪,还是个小孩儿嘛。

  令安迷修意外的是,有人渐渐追上了雷狮,他定睛一看,那是银爵,年级排行榜上赫赫有名的人物,没想到他体育也不错,银爵跑的很稳当,看起来没雷狮快,却渐渐追上了雷狮,两人咬的很紧。

  雷狮感觉到身后渐渐追上来的脚步声咬了咬牙,想被这小子超了就太没面子了,他偷偷抬眼瞥了一眼远处的安迷修,那人正紧盯着他们俩,他想自己可不能在这混蛋面前丢脸,于是他加快了脚步。

  四百米一圈的跑道两人已经跑完了两圈,还剩下最后两百米,银爵似乎已经有些疲惫了,呼吸也渐渐紊乱了些,雷狮终于与他渐渐拉开了一些距离,他跑的是内圈,在经过安迷修身边时,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安迷修正在冲他笑着,他翠色的眸好看的眯起来,白皙的手指傻乎乎的比了个V,雷狮想笨蛋,我还没跑完呢,你怎么知道我会赢,但他也忍不住笑了,脚没有力气,像踩着棉花,他感觉自己的脸变得比之前更烫了些,头发就着忽然流的多了的汗黏在了脸上,模糊了他的视线。

  他感觉脚下一个不稳,然后就那么摔倒在了跑道上。

14
  雷狮摔倒的时候全班都愣了,安迷修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他几乎是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雷狮穿的是刚好遮到膝盖上面一些的短裤,操场上粗糙的沙砾嵌进他的肉里,膝盖处已经一片血肉模糊,安迷修皱了眉头,他拉起雷狮。

  “走,跟我去医务室。”

  “不要吧,这点小……”

  安迷修没有理会雷狮,他拽起他来,半扶着雷狮离开了操场,雷狮说安老师,你不嫌我重啊,安迷修说闭嘴吧,平地也能摔跤,你是笨蛋吗。

  雷狮说谁叫你冲我笑啊,安迷修气乐了说这就是你摔一跤的理由?雷狮趴他肩膀上,模糊不清的嘀咕了一句什么。

  安迷修也没理,他先带雷狮去卫生间让他清洗了一下伤口,然后和他一块儿去了医务室。安迷修一进去没找到人,只好自作主张打开了医务室的医药箱,拿出酒精让雷狮坐在椅子上,雷狮伸长了腿,看着安迷修小心翼翼的用棉签蘸了酒精,在伤口上轻柔的按压涂抹着。

  “又死不了。”

  雷狮知道自己不该毁气氛,但还是嘴贱的来了句,果然安迷修一听就火了,棉签在雷狮的膝盖上重重的按了一下。

  雷狮吃痛的哼了一声,安迷修这才没了动作,重新帮他处理着伤口:“还好只是摔个膝盖,你还真想把腿搞断了不成?跑那么卖力,拿不到第一会死吗?”

  雷狮没说话,他只是看着安迷修然后莫名其妙的笑了,安迷修没好气的问了一句你又干嘛,雷狮说。

  我觉得酒精的味道还蛮好闻的。

15
  虽然体育测验失利,得等膝盖好些再重考,但雷狮的英语测验意外的取得了好成绩,就跟银爵差了两分,是全班第二。

  雷狮站在安迷修的办公桌附近,得意洋洋的炫耀着自己的大幅度进步,正在改作业的安迷修说那是,也不看看你是谁教的,雷狮说你别臭屁了,这都是我的天才大脑和勤奋努力换来的好不好。然后他眼珠子滴溜溜转了转,忽然向坐在办公椅上的安迷修靠近。

  安迷修的办公椅后边是墙,他的背就这么贴在了墙上,他蹙眉看着雷狮,说你干嘛,雷狮冲他笑了。

  安老师,既然我考的这么好,有什么奖励没?

  他说这话的时候靠的很近,嘴角是他一贯张扬又邪气的笑容,安迷修看见他紫色的眼睛亮闪闪的,淡粉的唇一开一合,他的呼吸打在安迷修敏感的脖颈处,他忍不住瑟缩了一下。

  “得了得了,下次给你买两支笔当奖品行了吧,快出去吧出去吧,等会儿上课了。”

  安迷修站起来把雷狮推出了办公室,摸着胸口,那儿正跳的厉害,他想坏了,自己一把年纪不会是让一十几岁的小鬼头给撩了吧?

  这可不妙。

——
下章完结。节奏有点奇怪。

评论 ( 15 )
热度 ( 331 )

© 一只君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