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君瑾

感谢相遇
绑画-蓼 @艹羽人彡

【雷安】Mayday

  太冷了,冷到呼出的气都是没有温度的。门被锁了,撞不开。雷狮一拳重重落在门上,他知道那毫无用处,但他忍不住的暴躁。安迷修看着他因为太过用力而裂开的皮肤,血液刚流出就快被冻结,他说够了,雷狮,你这是在自残。

  雷狮说就算我自残也不干你什么事吧,安迷修有点儿恼了,几乎略去思考的脱口而出:那你最开始就别把我扯进来啊!刚出口他就后悔了,他看见雷狮的脸上罕见的露出了有点儿内疚的表情,那是他所陌生的,他明白自己戳到了对方的痛处,但他一点也不觉得高兴。

  安迷修叹了口气,他开始后悔自己今天出门时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导致现在冷的不得不把身体蜷缩起来。他坐下来,又看了一眼雷狮,小声地说了句抱歉,我不是那个意思……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对吧?

  他说到最后自己都觉得没有底气,这里实在太偏僻了,可能那些人来的时候能找到的只有两具冰冷的尸体。他控制自己不要往糟糕的方面胡思乱想,他说雷狮,你过来吧,两个人在一起会暖和点儿的。

  其实安迷修很清楚在这种环境里哪儿有什么暖和一说,但他没来由的想跟雷狮靠的近些,寒冷的环境让他觉得不安。安迷修想我今天不会就真的交待在这儿了吧,我还好好没享受青春孝敬父母,这可太可惜了。

  雷狮说你发什么呆,安迷修这才反应过来,雷狮已经坐到了他的身边,安迷修说我这么个新社会的五好青年,得跟你这么个恶党冤死在冷冰冰的冰库里,那可真是全人类的损失。雷狮被他这么一句逗笑了,他变回了往日的毒舌,说谁说我会死了,会死的明明只有你一个好不好。

  这种话他们学生时代说多了,那时候他们每天都要打一轮嘴炮,无所顾忌。安迷修想雷狮这家伙一定很讨厌他,不然怎么天天咒他呢。但他又悲哀的想,可能这回就不只是咒了吧。

  他说雷狮,明明我跟你天天吵架打架,对方怎么就会觉得我跟你关系好,把我跟你一块儿绑了呢。雷狮说谁知道呢,你长得比较欠揍也说不定啊。

  他们像以前一样斗嘴,不同之处只是两个人都身处冰库,冻的发抖,安迷修往日挽起的袖口放了下来,雷狮把外套紧了又紧。

  雷狮说安迷修你冷吗,安迷修说你说呢,你好歹还有件外套,我们俩里先冻死的肯定是我。他说到这里停顿了下,傻笑着说雷狮,要是我先死了你就干脆把我衣服扒了,虽然你比我高那么七厘米,但应该还穿的下。

  雷狮说闭嘴,谁要穿你的衣服,我们俩谁都不会死。但他其实也明白自己在自欺欺人。

  安迷修状态很糟,他觉得视线已经有点儿模糊了,手指是僵硬的,动不了,眼皮在打架,直到雷狮推他一把他才反应过来,他迷迷糊糊的看向雷狮,朦胧中他看见对方脱了外套,只穿着黑色背心,露出好看的肌肉线条。

  雷狮用外套粗鲁的把他裹起来,他说安迷修你个混蛋,你之前跟我打架的时候不是挺精神的吗,现在怎么体力这么差劲?!安迷修说我累,雷狮说那这种环境你也敢睡觉?安迷修脸色很差,嘴唇发紫,雷狮本来的那点困意全被他这副模样吓得烟消云散,他说安迷修,别睡,你给我醒着,你必须给我醒着。

  其实雷狮也很冷,他脱了外套,裸露出来的手臂上被冷风吹着,像刀子在刮。他觉得脑子被一种不真实的恍惚感笼罩住,似乎只有沉睡才能逃避一切痛苦。但雷狮到底是雷狮,他用力的握住了安迷修的手,一遍遍的告诉对方不能这么缴械投降。

  他看着安迷修,后者艰难的睁开眼睛望着他。他的眼睛是翡翠的颜色,荡漾着碧绿的涟漪。他一眨不眨的盯了他一会儿,然后又疲惫的阖上了眼。

  雷狮咬了咬牙。

  安迷修,不准睡觉。
 
  你再睡,我就吻你。

  安迷修没有动,雷狮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最后雷狮真的亲了下去,他撬开对方的牙关,得亏那里还是暖的,他毫无技巧的吻着,那样用力,甚至咬破了安迷修的嘴唇,铁锈味在嘴里蔓延,疼痛让安迷修短暂地清醒过来,他勉强的睁开眼睛,看着雷狮,发出微弱的声音。

  外面好像有人在撞门。

FIN.
——
  那究竟是安迷修临死前的幻觉,还是真正发生的?
 

 
 

 

评论 ( 17 )
热度 ( 205 )

© 一只君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