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君瑾

是君瑾
圣空星监狱服刑中
头像=@MoMo兔
绑画是蓼=@用户已注销

【雷安】拥抱

@雷安jiqing九十分
MHA趴。雷安激/情90分。
@檎遥 的联动,小英雄设定下的雷安,我是青涩校园恋爱,遥锅是社会人pa。请各位大力戳爆他lof♡
——
  雷狮从小就跟安迷修不对付。

  安迷修是现在英雄社会典型的热血青年,和众人一样梦想成为救死扶伤的超级英雄。而雷少爷就显得比较宇宙不同,他随心所欲思想危险的不像个英雄,对于帮助他人兴趣不大,但倒也没什么兴趣杀人放火,生平唯一爱的事情就是怼安迷修,从五岁一路怼到十五岁,真是孽缘。

  安迷修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欠雷狮的,这辈子才会幼儿园到高中都跟这厮脱不了干系,他哪儿知道雷狮来家里抄作业时顺带把自己志愿表给抄了,他咕哝着雷狮你这家伙对英雄没兴趣瞎考什么英雄科啊,雷狮冲他做个鬼脸,我乐意。

  他想起雷狮五岁时骄傲的宣言,那家伙想当敌人只是为了跟他对着干,他还记得那时候自己愤怒的差点没咬雷狮一口,哇啦哇啦喊着讨伐恶党和雷狮一路火花带闪电,幼儿园老师都看傻了。

  结果这人开学又来了一回。安迷修跟着他一块儿出了名,要不是不断告诉自己已经成长了不能再那么幼稚,安迷修非让他瞧瞧冰火两重天五个字怎么写。

  安迷修既能放火又能造冰,通俗点讲就是又能制热又能制冷,雷狮夏天冬天特别喜欢跟他走一块,简直是行走的空调和暖手炉。而雷狮的个性就显得很省电费(?)天空一声巨响,老子闪亮登场,噼里啪啦一阵闪电,安迷修这种恶心帅的中二病都嫌装逼。

  安迷修的能力其实弊端不小,尽管他身体素质不错,但雄英三天两头的训练,这种极端的个性难免让他有点吃不消。冰的个性对他来说比较有利,毕竟能够限制对方的活动,在各种训练中他对冰的使用也明显比火更多。夏天时高强度的训练会给他在瞬间造成可怕的体温差,调节也并不是人们想象的使用一次火一样容易的事情,频繁使用这样的个性,对身体的消耗自然是不言而喻。
 
  安迷修寻思着哪天改造一下训练服,一忙也给忘了,学校最近训练的格外频繁,大概也是校外敌人动荡不定的缘故。连着三天都是高强度的训练,安迷修将最后一个机械人冻在原地觉得头有点儿发晕,换掉训练服,恰巧遇到的后辈金惊讶地嚷嚷着问他脸色怎么这么糟糕。

  安迷修这才后知后觉身体不正常的发烫,他勉强的冲后辈笑了笑,谦逊的表达多谢关心。他想应该是发烧了,可是恢复女郎因为外面的动荡调离开了,真是诸事不顺。安迷修烦躁的往前走着,一个没注意撞上了人。

  “你脸色真难看。”雷狮眯着眼睛,“虽然你从来没有好看过就对了。”

  一边关心一边损是雷狮一贯的方式,雷狮把安迷修扯过来贴了贴他的额头,眉头皱的更紧了:“你能不能训练的时候别这么拼命,烫死了,跟我去医务室。”

“恢复女郎又不在。”安迷修小声咕哝,“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别。我怕你这是流感。“雷狮嘴巴上依然毒,”明天校外实践我们睡一块儿,怕被你传染。”

  事实证明有钱是真的能使鬼推磨的,雷狮一个电话就有医生进了雄英的大门,得亏安迷修还有心情跟雷狮讲段子,一检查才发现他整个人烧到了三十九度,医生开了几瓶药让他打了吊针,安迷修跟雷狮扯了两句就觉得眼皮沉沉,睡得浑浑噩噩,迷迷糊糊间睁开半只眼,雷狮靠在床边的椅子上睡得很香,他忽然觉得心里一动,轻手轻脚拿了一床薄毯子,小心翼翼靠近雷狮,想给人盖在身上。

  毯子还没盖上去呢,雷狮猛地睁眼,唇边是一贯的恶劣笑容,安迷修就这么被他以别扭的姿势抱在怀里,雷狮呼吸的热气打在他的后颈上,说话的声音清楚的传进他的耳朵里。

  “抓到了。”

  “你不怕被传染啊?”

  安迷修这么说。

  他并没意识到上扬的嘴角已经出卖了自己。

——
强行hug,前后风格差异很大的原因是我写前半段听的社会摇(放飞自我大放骚话)后半段沉迷纯音各种装逼伪文艺甜的很强行(……)
遥锅我对不起你。

 

 

 

评论 ( 8 )
热度 ( 158 )

© 一只君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