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星瑾

实力不够
绑定画手→@艹羽人彡

【雷安】安迷修说他不相信世界上有鬼(下)

@虽冰不冻
@昼行白夜☆

  话音刚落安迷修电话就响了,一瞬间气氛那叫一个操他妈的尴尬。安迷修手忙脚乱接了电话,说了几句我知道了马上就来,抬头告诉雷狮是警察局打来的。

  这可把雷狮吓了一大跳,他说不会吧安迷修你犯事儿了?安迷修说你闭嘴吧,别以为我跟你一样。原来警察局打电话通知他来取车祸现场清理后发现的遗留物品。

  “出门吧,”安迷修匆匆套上一件外套,他看向雷狮露出个笑,“你的告白等我回来再考虑接不接受。”

  “…这就是遗留物品?”

  安迷修看着警官推过来的两枚男士对戒,一翠一紫的宝石在灯光下波光流转,他忍不住想到,紫色是雷狮眼瞳的颜色。

  “为什么是戒指?…而且是两枚……”

  “因为遇难者一直都是两个人。”警官看起来似乎有些不解,但他仍旧彬彬有礼,一字一句, “据我所知,是您,和您的恋人,雷狮先生。”

  而绿色,是他的眼瞳颜色。

  爱情让人恐惧死亡。

  安迷修忘记自己是怎样回到家的,他没有说话,雷狮也没有开口,他们沉默了一路,只听见风刮过耳边的声音。

  “怀有强烈执念的东西,能让人跨越生死的东西。”安迷修喃喃低语,“不找到就无法安然离去的东西。”

  “雷狮,我想这就是你最重要的东西了。”

  他摊开手掌,那抹紫色刺的眼睛生疼。

  “你说回来会给我答复。”他看着安迷修短暂的呆愣表情,重复,“你说过,从警察局回来你会考虑是否接受我的告白。”

  安迷修笑了。

  那瞬间冰雪消融,春暖花开。

  “雷狮,你愿意帮我戴上戒指吗?”

  “傻逼,”雷狮骂道,“你还不明白吗。”

  他忽然显得很难过,安迷修见多了雷狮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笑容永远狂气,眼神永远不羁。而此刻雷狮将左手握紧,放在半透明的身体之前,他的语调太悲伤了。

  “我碰不到你啊。”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那才是我认识的雷狮。来吧雷狮——”

  安迷修将左手伸出。

  “我不想再有遗憾了。”

  安迷修的手修长白皙,骨节分明,只是左手无名指有圈地方有不易察觉的印子,自己生前就是把戒指戴在那里,自己是在什么时候求婚,安迷修是以怎样的姿态接受,他们本该以什么样子幸福直到老去。

  雷狮拿起了戒指。

  他捧起安迷修的手,就算他知道会是那个结局——

  戒指冰冷,手却温热。他感受到安迷修的体温,那是真实的要命的触感,他愣愣的望着对方。

  “怎么会?——”

  可忽然间一切明朗,但安迷修的笑却变得模糊,他看见安迷修的表情变得难以置信,这傻逼肯定还没反应过来吧,但那表情随即变得悲伤,雷狮明白自己的灵魂正在破碎与消逝。但是这一切和另一个事实比起来,已经毫无意义了——

  “我碰到你了,安迷修。”

  怀有强烈执念的东西,能让人跨越生死的东西,不找到就无法安然离去的东西。

  从来就不是眼睛,或是戒指。

  而是安迷修。

  一直是安迷修。

  “你回来了。”

  “安迷修会怎样?”

  “不必担心,”创世神用微笑回应他,而那笑容令他讨厌,“这会成为他的一个破碎的梦境。”

  “是吗?”雷狮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容。

  “路就在前方。”

  创世神说。那是一片明亮的纯白,像是云朵簇拥在一块儿聚成的城堡。雷狮眯了眯眼,创世神看着他坚定而义无反顾的向那里走去,最终隐去在白色里。

  安迷修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当他醒来时已经记不清自己梦到了什么,只是觉得胸口很闷很难受,眼眶酸涩,想流泪却不清楚原因是什么。

  他抬起手想揉揉眼睛,却感觉到了某个硬邦邦的东西硌的脸生疼,于是他望向左手,发现无名指那里多了一抹翠色。

  ——然后,他露出笑容。
FIN
.感谢蓼蓼为我激情配图

评论 ( 7 )
热度 ( 151 )

© 恒星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