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星瑾

实力不够
绑定画手→@艹羽人彡

【雷安】安迷修说他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上)

又臭又长烂俗爱情故事。
魔改的@虽冰不冻 的梗!
@昼行白夜☆ 点文

安迷修从小心地善良乐于助人,街坊邻居人见人夸,尊老爱幼生活检点,曾经校园里的三好学生如今社会上的祖国栋梁。所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再说了就算真有鬼,谁有这般闲情雅致来找他一介凡夫俗子的麻烦,鬼不要面子的啊。

  ——至少在昨晚以前,安迷修一直是这样认为的。


  十一点对很多人是夜生活的开始,对安迷修这种作息规律的人则是早该睡觉的时间。安先森正在刷牙,迷迷糊糊头一点一点的像小鸡啄米,生物钟在催促主人快点儿进入梦乡。刚刚吐掉嘴里的泡沫就朦胧中听见有人敲门,疲惫使安迷修略去了思考,叼着牙刷踢踏着拖鞋就慢吞吞地往门口走,拖鞋底部因为浸了水叽叽地响。

  “…恶作剧?还是我听错了?…”

  安迷修疑惑着外边的空无一人,也没多想打了个哈欠就想往家里走,却忽然听见一个幽幽的声音响起,一瞬间吓出了安迷修一身冷汗。

  “本大爷来找回属于我的东西。”

  安迷修猛地回头,这才看见一个单手插兜的青年站在身后,他和安迷修一般年纪,腰窄腿长,让安迷修觉得面生又眼熟。安迷修困惑的眨眨眼睛,并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碰上过这号人物。

  他再次将人从头打量到脚,有点儿凌乱的黑发,一双微微眯起的淡紫色眼睛,皮肤白到几乎有些透明的程度,套着件宽松的T恤,七分裤露出纤细的小腿。那双休闲的运动鞋脱离地面微微飘起,浮在半空中托起青年至少一米八五的身体——安迷修揉了揉眼睛,惊恐的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的的确确,真真切切,安迷修盯着他身后那片单纯的光(没有影子)不得不承认自己面前很可能是个真正的鬼魂,实实在在的阿飘,他一直不相信的那个没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

  雷狮抬了抬眼皮,看着面前的人类笨蛋忽然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虽然他本来就是鬼)冷冷的叫了一句喂想拉回他的注意,哪知安迷修登时吓得呆毛都直了,那时候他嘴里还叼着牙刷,一下子咕嘟一声把泡沫全给咽进了肚子里。安迷修傻傻的望着对方,这才后知后觉想起了尖叫。

  “鬼啊!——”

  安迷修大喝一声,反手把门摔了个震天响。


  雷狮被门摔出的气流刮的一个踉跄,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生前怎么会跟安迷修这种傻子打交道,还把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落在了这个鬼地方。他正在原地深刻怀疑自己身为人类时的智商和交际,忽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往屋里拽去——

  什么玩意儿?

  雷狮还没反应过来,就穿墙而过进了安迷修的家,然后停留在离安迷修仅仅一米的地方和他大眼瞪小眼。雷狮还没来得及开口,安迷修就哇哇乱叫着自卫,仿佛这样就能把雷狮吓跑似的。

  “得了得了,”雷狮没好气的说,“你难道是第一次见我吗?快把东西拿出来,我还赶着投胎上路呢!”

  安迷修抖了一下,困惑的眨了眨翠绿的眼瞳,无辜的表示——

  “我认识你吗?”


  雷狮不得不接受这个听起来颇为搞笑的事实,持有他最重要的东西的人,持有那件该死的没碰到就不能转世投胎的东西的人,居然告诉他他以前从没见过他。

  “见鬼!”雷狮忍不住骂了一句,“…噢我就是鬼!该死…!”

  看着雷狮郁闷的表情安迷修就知道自己讲错了话,他慌忙搓着手不安的解释:“我可能以前是认识你的!鬼…先生?我只是前段时间出车祸失了忆…… 我知道作者写的很扯可那是真的! 可能是我…跟你不是很熟?所以我妈妈跟我说以前的事情的时候没有提到你……”  话音刚落他明显感到安迷修呼吸一滞,连带着空气都僵硬了不少,感觉到安迷修的不对劲。雷狮疑惑的看向他。

  “你说你叫雷狮?”

  雷狮挑了挑眉:“怎么?你记起我来了?…”

  “…差不多。”安迷修说,他的声音在抖,“我的眼角膜捐献者也是这名儿。我看过他照片。”

  他停顿了一下。

  “…刚想起来,跟你一模一样。”


  “得吧,”雷狮果断站起来,“你叫……呃…”

  “安迷修。”

  “安迷修,”雷狮读了一遍,“来吧,把眼睛睁得再大点儿,有勺子么?”他露出个恶劣的笑容,“我挖完就走。”

  “??????!!”

  “别这个表情,你就当救人一命好啦!”

  “可我才是人啊!!!”

  “助我投胎上路你也是胜造七级浮屠!”

  “别过来!!!!”

  “不要担心很快的!”

  “不可能!!!”

  “好了不逗你了,”雷狮大马金刀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不可能是眼睛的。”

  “为什么?”

  “我碰不到你。”雷狮说,“鬼魂是没法碰到人类的,电影总看过吧?我们会径直穿过你们的身体,所以我不可能挖得了你的眼睛。”

  “…那你刚才在干嘛?!”

  “吓唬你咯。”雷狮摊手,“还怪好玩儿的。”

  “…你滚吧!”安迷修怒喝,然后没忍住打了个哈欠,再次觉得困意袭来,“我睡觉了,你睡沙发上吧。”

  “沙发?安迷修,要是没有本大爷你现在可是个瞎子。”

  “…你睡床可以了吧!”


  明明在自己家里还得睡沙发,床还是让给一个鬼睡,安迷修觉得很憋屈,他闷闷的对雷狮道了句晚安,看着雷狮往房间飘去。

  这么一整也是凌晨一点多了,安迷修只想快点睡觉,沙发有点儿小,安迷修蜷着身子窝在里边,舒舒服服的往更加暖和的位置那儿蹭,刚阖上眼,忽然感觉有什么东西向自己的方向猛冲过来——

  安迷修猛地睁开眼睛,看见雷狮以一种诡异的速度和姿势向他靠近,就像弹弓将石头射向了他一样——

  就算知道雷狮没有重量而且根本碰不到他,安迷修还是忍不住惊叫起来。

  “卧槽你干什么!!”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最终雷狮在安迷修前几十厘米的位置堪堪停住,真是要命。

  安迷修惊魂未定:“什么?!”

  “得吧,我想,”雷狮说,“我们应该离不远。理由?鬼知道!…哦该死算我没说!好吧,我想,大概因为你是我那个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重要玩意儿的持有人?…靠,他们从没告诉我这个!”

  “…谁?阎王爷还是黑白无常?”

  “…创世神。”

  “?????”

  “虽然很不愿意,”雷狮眨了眨眼睛,摊手,“我想今晚我们只能一起睡了。”


  “你的床还挺大。”

  雷狮在安迷修身侧躺下,安迷修半阖了眼有气无力的叫他别注意有的没的快点睡觉,你这鬼怎么比我家隔壁那小孩儿金还有活力呢。迷迷糊糊间忽然想到什么,勉强睁开眼睛认真的问雷狮道。

  “鬼真的需要睡觉吗?”

  雷狮转了转眼珠:“实话?”

  “实话。”

  “不需要。”

  “…那你折腾我干什么!”

  “睡觉能比较显得自己像是活着,”雷狮说,“当然我的确是死了,这无可否认。”

  安迷修沉默了,在一片寂静中忽然觉得有点尴尬,睡意也消了大半,他支起身子坐起来望向雷狮。

  “我一直都想知道鬼魂是什么样子的。”安迷修说,“我们来聊聊天吧。”


  “每个鬼都要这样吗?我是说,回到人间来寻找他们重要的东西?”

  “不一定,一部分,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一定是要对某样东西怀有强烈执念的人,才能跨越生死重回人间。”雷狮说,“反正那个创世神是这么告诉我的。放心,等我找到了那样东西转世投胎,你就会立马把我来找过你这件事忘的一干二净。”他打了个响指,“创世神说他们会帮我搞定。”

  “是什么东西呢?”安迷修若有所思,喃喃低语,“能让人畏惧死亡。”

  “谁知道是什么呢,不找到就没法安然离去的东西——我生前居然是个恋物癖?”雷狮说,“虽然我觉得那个创世神真的是脑子有病,嘴上说着这样东西很重要还非得消掉我全部的记忆。居然还说什么一个星期内不碰到那样东西就会魂飞魄散再也不能投胎?!可现在这情况让人怎么找?!”雷狮烦躁的抓了抓头发。

  “什么东西会让你有执念啊,”安迷修说,“我想不出有什么东西能锁住你阻挡你前进的脚步,你就是个毫无束缚的恶党,令人讨厌的狂。”

  “你才跟我认识多久?”雷狮嗤笑,“安迷修,你没有资格评价我。你不了解我。”

  “无论如何,”安迷修耸耸肩,“你都是我最不喜欢的那类人就是了。”

  “谢谢,你的气质也让我觉得相当讨厌。”

  “…跟你真是没法聊天!”

  “是谁先挑衅的啊?”

  “…我那是实话实说!”

  “我也没有撒谎。”

  “…我睡觉了!”安迷修扯过被子,道了一句晚安,赌气的把头扭向与雷狮相反的方向。


  其实雷狮撒谎了。

  安迷修一直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正是那种令人安心的感觉才让他坚定,自己所在寻找的那样东西。

  一定在安迷修这里。


  身边老跟着个鬼魂感觉真是奇妙又诡异,”安迷修把一颗剥好的葡萄塞进嘴里,吐出两颗籽,“别人看的见你么?”

  “别说的跟我想跟着你似的,”雷狮撇撇嘴,“别人看不见。”

  “只有你能看见我。”他重复。

  “别说的跟我想看见你似的。”安迷修也撇撇嘴,连眼神都跟雷狮如出一辙。

  雷狮咂舌,这家伙还真是一点也不吃亏。


  安迷修这人也不是什么脾气差,你看他对隔壁的小孩儿楼上的姑娘,笑容温和声音清朗,袖口挽起来一点点,雷狮眼睛都看直了。

  “你说你这个人,”雷狮跟在他后边飘,“对人家姑娘笑得跟朵花似的,在家里就老跟我摆脸色,表里不一。”

  “我脾气够好了,”安迷修说,“一个鬼半夜敲我家门骚扰我,睡我的床还来挑衅我,要不是我品德高尚不跟你一般见识,你早就被我踢出去了!”

  “姐姐,”金抬起头望向身边的金发少女,他抓紧了秋的手,“安哥为什么要对着空气讲话?”

  “大概是因为太难过了吧,”秋侧目望了眼喋喋不休的安迷修,露出了复杂而又悲伤的表情。“毕竟……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晚上回到家已经是七点多了,安迷修扯掉领带,抓起睡衣走进了浴室,正准备解衬衫扣子,忽然想到什么转过头去看着雷狮。

  “我要洗澡了。”

  雷狮抬了抬眼。

  “我知道。”

  “……你明白我的意思。”

  “可我也出不去啊!”

  “那你好歹背过身去吧!!”

  雷狮不说话了,他转过身去,听见身后传来衣物摩擦皮肤的细小声音,然后是水声,水珠滚落在瓷砖上的声音。

  他忍不住偷偷侧目,却只看见安迷修裸露的肩头,白皙浑圆,在热水引起的雾气里若隐若现。


  “我还是怀疑你有没有偷看。”

  雷狮没搭话,看着安迷修擦头发。他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往下滴着水珠,弄湿了一小片印满欢乐小马的睡衣。

  雷狮说你爱信不信,头却偏了过去想掩饰自己的心虚。所幸安迷修也没多说什么,只是一边擦一边随意的问他。
 
  “你真的一点儿都想不起以前的事吗?”

  “是,”雷狮说,“那个该死的创世神删除了我所有的记忆然后就直接把我扔过来见你,结果这么久了我还是毫无头绪。”

  安迷修觉得有点儿内疚:“对不起啊,雷狮。”

  “干嘛?”

  “如果我没失忆的话,你就不会这么艰难了。”

  安迷修说的很真诚,雷狮却没忍住笑了出来:“你还真是喜欢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傻子,你没有错,错的是那场该死的车祸啊。”


  “雷狮,”安迷修将饼干咬的咔擦咔擦响,“这都三天了,你还是对那件重要的东西毫无头绪啊?我天天对着空气讲话,邻居们都快以为我精神出问题了。”

  然后他更加郁闷:“他们居然还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这是为什么啊!??”

  “我能怎么办啊,”雷狮说,“我已经够努力了。可还是找不到,也不能怪我啊。”

  “是啊是啊,这几天你快把我屋给拆了还是一无所获。”

  “实在不行就真把你眼睛挖了拿回去交差,”雷狮恶狠狠的说,安迷修吐吐舌头,没露出一丁点儿害怕的样子,雷狮就知道这招没成功,扫兴地移开了眼。

  “其实吧,”安迷修开口,“失忆后家里老是一个人冷清清的,这房子大的相当诡异。我觉得,如果你真的离开了。”

  “我会舍不得你的。”


  然后一瞬间房间里沉默了,安迷修抬起头,看见雷狮直直的盯着他,半晌,那人吐出一句话来。

  他说安迷修,完了。

  我好像有点儿喜欢你。


  话音刚落安迷修电话就响了,一瞬间气氛那叫一个尴尬。安迷修手忙脚乱接了电话,说了几句我知道了马上就来,抬头告诉雷狮是警察局打来的。

  这可把雷狮吓了一大跳,他说不会吧安迷修你犯事儿了?安迷修说你闭嘴吧,别以为我跟你一样。原来警察局打电话通知他来取车祸现场清理后发现的遗留物品。

  “出门吧,”安迷修匆匆套上一件外套,他看向雷狮露出个笑,“你的告白等我回来再考虑接不接受。”

TBC

评论 ( 7 )
热度 ( 157 )

© 恒星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