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晓锁了钥匙我(和小摸)吃了

【雷安/瑞嘉/卡埃】Dinner

@檎遥@意地張る 的G文。

概括→雷安秀雷安秀,雷安秀完瑞嘉秀。瑞嘉秀瑞嘉秀,瑞嘉秀完卡埃秀。

——


Dinner/By.君瑾


——


  安迷修从厨房里端出最后一碗煎蛋,雷狮早饿得不行,抓了勺子就要来挖上一块解解馋,被安迷修一筷子打在胳膊上:“客人还没来呢!你一个成年人还不如人家卡米尔,没礼貌。”

  雷狮嚷开了:“嘉德罗斯算什么客人啊?他这三天两头的来蹭饭还好意思迟到,我愿意等他这么久够给面子了。你看你这么一大桌子,一个KFC外卖那小屁孩吃的比什么都香。”

  “老吃那些多没营养,他长身体呢!”安迷修瞪雷狮一眼,转身进厨房收拾碗筷,“再说了,谁说只有嘉德罗斯一个客人的。”

  “还有谁?”

  “我高中同学,国外留学回来了,我请他来家里聚一聚。”安迷修语调轻快,“还有我同事艾比他弟弟埃米。艾比今晚有点儿事,埃米来我们家凑合一晚。”

  安迷修一面说,一面微笑着望向帮忙摆着碗筷的卡米尔:“他和卡米尔你是一个中学的,高一新生,卡米尔你有机会多照顾着点。”

  卡米尔点点头,侧脸看起来要多乖有多乖。安迷修往雷狮方向看一眼,发现人儿正翘着二郎腿打游戏——登时恨的牙痒痒,纳着闷这人从哪里整来的这么懂事的弟弟。

  门铃忽然响了,安迷修踹踹雷狮:“去开门!”

  雷狮抱着手机哪里肯撒手:“我不去!”

  卡米尔把最后一双筷子摆正:“我去吧。”

  埃米背着包拘谨的站在门口,都准备张嘴叫安哥了,门一开看见的却不是安迷修的脸。来人一头黑发,湛蓝眼睛明亮好看,却带着点冷淡。T恤配牛仔裤简单又休闲,露出截脚踝又细又白。埃米看着这张脸总觉得眼熟,脑子里这才后知后觉想起他正是同学们口中谈论的热火朝天的对象。

  “埃米是吗?”卡米尔侧身从柜子里给他拿了双鞋退到后面,“进来吧。”

  “谢谢你,卡米尔学长。”

  “…你知道我的名字?”

  “啊……你很有名,”埃米穿好鞋子,由衷地夸赞,“成绩很好……非常厉害。”

  “是埃米啊,”安迷修从餐厅走过来,热情的招呼埃米坐下,“客人还没来齐,估计一会儿就到……我进去给你切点水果——雷狮你别笑得这么狰狞,吓着人家小孩了。”

  雷狮举起手机:“嘉德罗斯被留堂了。”

  “怎么回事?”

  “还用说么,”雷狮幸灾乐祸,“肯定是上课给老师挑刺找茬添堵,放学了被人家扣下来喝茶。”

  “不会体罚吧?”

  “别瞎操心,谁敢体罚他啊。”

  安迷修翻个白眼:“我在担心老师!”

  话音刚落他手机也响了,安迷修拿出来一看:“呀,格瑞也有点事要处理……”

  雷狮眨眨眼睛:“这意味着我们可以先吃饭了?”

  “想的美,没有你。”安迷修瞪他一眼,“卡米尔埃米,过来先吃点东西——”



  嘉德罗斯还是第一次被老师留堂——不就是在课上顶你一句么,小肚鸡肠,他一边做题一边恨恨地想。嘉德罗斯一面快速的在草稿纸上做着运算,一面还有心思分神想着安迷修做的炸鸡腿——该死,他以后也要像雷狮一样娶个会做饭的媳妇儿。

  办公室门吱呀一声开了,嘉德罗斯头也没抬就知道是自己前两天刚转来的新班主任——格瑞面容年轻戴副黑框眼镜,讲英语时还带点儿好听的伦敦腔,白衬衫挽起来一点儿,混在一堆高中生里竟然以假乱真,跟嘉德罗斯这个明显矮了大众一头的跳级生形成鲜明对比。

  嘉德罗斯聪明,六岁开始大小考试就没拿过第二名。可天才通常都是怪胎,嘉德罗斯对老师要求也是极为严苛挑剔。哪怕是重点高中里的精英班级,老师都是经过层层挑选的顶级水平,也没哪个能入嘉少爷的眼——这小子说话又冲又难听,几乎没什么人受得了,因此被他气走的老师也不少。

  无敌是多么寂寞,嘉德罗斯望着窗外惆怅摇头——只有隔壁高中的卡米尔有资格与我一战,可是他要高考了没兴趣陪我刷题。

  嘉德罗斯一看格瑞是个小年轻,上课时更是变着法的净提些刁钻的问题——古怪到班上半数学生都听不懂那种。哪知道格瑞不动如山,只让他下课到他办公室和他好好谈谈。

  好嘛,谈就谈,嘉德罗斯冒着可能被雷狮多吃掉几个鸡腿的风险,做好了和班主任斗嘴的准备——结果到了办公室坐下被人按着做题,他自己倒是出了办公室去发信息。

  “你这里算错了。”

  格瑞把手指放在嘉德罗斯草稿纸上一块地儿点了点画了个圈,紫罗兰色眼睛平淡无波。嘉德罗斯想坏了,三心二意过了头,在他面前出糗了,他快速把那步涂掉,不情不愿的解释了一句自己的粗心大意:“…刚刚有点走神。”

  格瑞拿起他之前做的题简单看了看,一句夸赞平平淡淡:“挺好。剩下的不用做了。走吧。”

  嘉德罗斯瞪大眼睛:“就走?”你不训我两句?

  格瑞点点头:“今天本来也就是试试你水平,如今看来还可以。那就没有继续的必要了。走吧。”

  嘉德罗斯撇撇嘴,格瑞等他走出来后关了灯关好门,跟在他后面走。此时大概七点多钟,天已经半黑,周五没有晚自习,教学楼里几乎没人,只有几个扫地扫得慢的学生还在教室里磨蹭。

  人都走到学校门口了,嘉德罗斯觉得自己必须说点什么表现下自己家教良好,他转向左边,准备和格瑞就此分道扬镳:“老师再见。”

  “再见。”



  安迷修捻起一片苹果放到雷狮嘴边,后者头也不抬张口就咬,舌尖不小心舔到安迷修指头上一点儿苹果汁。卡米尔吃饭时不喜欢多说话(虽然他平时话也很少)埃米小口小口吃的很拘谨,坐姿严肃得有点儿可爱的好笑。

  雷狮有点等烦了:“嘉德罗斯还不来,我们先开饭吧。”

  “不行,格瑞还没到。他一般不迟到的,”安迷修忧心忡忡,“他也没说是什么事情,难道是遇上什么麻烦……”

  话音刚落门铃就响了,脸打得要多快有多快。安迷修起身去看,格瑞站在门口,比起高中没变多少,脸庞棱角更突出了点儿,他把眼镜推上一些,冲安迷修点点头就算是打了招呼。

  “啊,是格瑞啊,快进快……”

  “安迷修,”格瑞后边不情不愿钻出个金色影子,“你真认识他?”



  “你的意思是,”雷狮夹了块牛肉,“安迷修的高中同学——叫格瑞是吧?是你的新班主任,也就是今天留你堂的老师——哟呵,世界真小。”

  “少说两句吧。”

  嘉德罗斯瞪他一眼,想伸手去夹对面盘子里的鸡腿,无奈桌子太长手太短,够了两下筷子都没碰到盘子边。雷狮在旁边笑得快从椅子上跌下去了,安迷修刚想动手把盘子换个位置,坐在嘉德罗斯旁边的格瑞闷不做声,夹了一个放进嘉德罗斯碗里。

  刹那间雷狮愣了,安迷修懵了,连当事人之一的嘉德罗斯也傻了,他看着盘子里那个鸡腿——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格瑞还给他夹了个最大的——

  “……多管闲事。”

  嘉德罗斯嘴上还在硬,身体却很诚实的快速把鸡腿吃了个干干净净。雷狮看见他耳根隐隐约约浮着一层淡淡的粉——格瑞这倒是对症下药下对药了,毕竟嘉德罗斯向来吃软不吃硬。



  安迷修凑到雷狮耳边:“你都没对我这么好过。” 

  “……你是小孩儿吗。”



  “我吃完了。”

  卡米尔不太习惯人多,他起身扯了张纸,慢条斯理擦干净嘴,礼貌的对着人群点点头。

  安迷修关切的追问一句吃饱了吗,看见卡米尔点头放心地转过了视线,却看见埃米的碗也空了,“埃米你也吃完啦?吃饱了吗?不够的话要添饭啊。…真吃饱了?那卡米尔你领埃米一起去客厅坐着吧。”

  埃米心里大叫不好,高一新生间卡米尔被传得沸沸扬扬——卡米尔成绩好是出了名的,不好相处也是出了名的。他在学校朋友就极少,性格淡得称得上冷漠。尴尬之间他看见卡米尔点了点头站起来往客厅走,埃米匆匆忙忙也只能跟上,他在沙发上坐下,却看见卡米尔转身进了房间,取出一台iPad和一副耳机,然后自顾自把耳机塞进耳朵里点开了视频软件。

  埃米觉得别扭又尴尬。他也不太是擅长和人交往的性格,和卡米尔这么两个人坐着让他觉得有点儿手都不知道放哪儿好。他没带手机,只好一个人干坐着,心里茫然又无措,还有点莫名其妙的委屈——

  一只耳机朝他递过来:“一起看?”

  埃米愣了两秒,卡米尔看他呆呆的样子有点儿想笑,他挑挑眉:“…不喜欢?”

  “没有的事,”埃米连忙接过耳机,“有点儿惊讶…你不介意的话就好。”



  卡米尔选的是一部纪录片。他自己看得挺专注,而埃米本身对这块没什么兴趣,加上卡米尔的呼吸又无形之间扰得他有点儿心不在焉——一副耳机的距离未免太近了些。

  安迷修端着一碟饼干过来,看见两个人一人一个耳机相处和谐融洽相当欣慰——丝毫没有察觉到日后会有融洽过了头的趋势。他将饼干碟子搁在茶几上,招呼两个人过来吃:“卡米尔埃米,来吃点儿东西。”

  卡米尔捧着iPad没手去拿,埃米拿起一块,饼干烤的很好,还是热的。他见卡米尔一直盯着自己手指间,有点儿不好意思得把饼干靠近了他一点儿:“吃吗?”

  卡米尔点点头,埃米想从他手上接过iPad方便卡米尔拿饼干,结果卡米尔竟然直接凑过来就着埃米的手咬了——饼干渣落下来掉在埃米裤子上,他手忙脚乱伸手去掸,耳根红了一半。



  雷狮拿起安迷修的杯子,口都没转对着抿了一口——格瑞话少,嘉德罗斯只要有吃从来不管别的,雷狮只有对家人才会展现出柔和的一面,这个时候就需要安迷修这样的话唠来拯救局面。

  “格瑞真没想到你回国后做了老师——还是嘉德罗斯的班主任,果然地球是圆的。”安迷修感叹,“你当初高中时成绩就一等一的好——”

  嘉德罗斯不乐意了:“有我好吗?”

  “跟你差不多吧,”安迷修说,“格瑞比我小好几岁呢,当初是跳级才跟我同级。”

  格瑞说:“你以前是班长,很关照我。”

  “当时班上人都觉得你是个冰块脸不好接近,成绩又好的过分不自觉和好多人拉开距离——但接触过后就会发现你性格不坏。我们当时都猜测你未来会去做什么,都以为你去会做学术研究这方面的事。”安迷修颇带点儿怀念地说,目光意味深长落在嘉德罗斯身上,“结果做了老师——而且是个好老师。”

  格瑞不置可否,嘉德罗斯想哼一声表示不屑无奈嘴里塞得满满当当只能发出意义不明的唔唔嗯嗯,脸鼓鼓的看起来倒是有几分可爱,格瑞看他费劲地动了两下腮帮子有点儿想笑。安迷修非常享受被人肯定某方面的感觉,嘉德罗斯的反应极大程度上地满足了他的自尊心,不像自己缺心眼的恋人,每次都装模作样吐槽这里盐太少了那里炒太久了——但其实雷狮进厨房的次数屈指可数对烹饪几乎一窍不通,全靠安迷修养活他自己和他的宝贝弟弟,还好意思挑三拣四,让人很想揍他(嘴上这么说安迷修还是诚实地拿起筷子给身边的祖宗夹了块肉)

  嘉德罗斯性格和雷狮有几分相像,又狂又傲,可他们又在太多地方不一样,雷狮性格更为冷淡坚硬,嘉德罗斯就明显没他那么过硬的心理素质,换句话就是没他那么能演会装,嘉德罗斯的狂妄是相当外露的——毕竟独生子女被宠坏了,安迷修感叹。

  这么看看格瑞也是这个类型的人,表面上不苟言笑难以接近,眼神淬了冰样的吓人。但安迷修清楚格瑞的冷淡不是冷漠,他懂得温柔也明白关心,对女性和小孩儿还会不着痕迹的多点关照,也会敏感的揣摩措辞后再提出自己的想法——这么看看他倒是挺适合做老师的。

  说不定格瑞真能教好嘉德罗斯呢,安迷修想着,又给雷狮夹了一筷子牛肉,翠色的瞳渲染开温柔的颜色,空气里是饭菜的香味,他给雷狮空了大半的杯子重新倒满啤酒,又把自己杯子里剩下的水喝光,然后倒上满满一杯。

  “今天陪我喝?”雷狮看他一眼,挑挑眉。

  安迷修只说:“…心情不错。”




FIN。
 
 

 
评论(12)
热度(448)
  1. 酒见花梨酒见花梨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雷狮好辣:-D
© 爆炸恒星 | Powered by LOFTER